第一百零一章 各就各位

我一直认为小娜如此发展下去,很有SM女王的特点,对比起谈情说爱,她更熟练的运用着审讯犯人的技巧,手里翻转着小匕首,看似无意的把玩,实际上带给了我很大的心理压力,真不知道会否在我眨眼的功夫,她就一刀向我胯下划去……就在我被小娜老实交代时间里,一场格斗界的变革已经在悄悄进行。

草薙队……草薙京道:“你们的伤势怎样了?没有想到饿狼队如此难缠,我还是犯了轻视的错误……”

二阶堂红丸安慰道:“这也不能怪你,毕竟初赛就拿出全部实力,那么草薙家的面子也算到头了,我们都是外伤,不影响接下来的战斗,倒是你……泰利最后的必杀技可不是好看而已。”大门五郎应和着点点头,即表示自己伤势无碍,也表示对京的担忧。

草薙京苦笑道:“今年大赛远比去年的水平要高很多,虽然老一辈的格斗家都退役了,但是这些新生的格斗家却一点也不输给他们,反而因为没有心理负担,更能超水平发挥……去年就因伤而耽误了我三个多月的修行时间,我对八神的优势已经被拉近了,甚至我都不知道我是否还有优势……泰利给我的伤害依然限制我的发挥,接下来的比赛我只能用八成左右的实力了。”

红丸苦恼的摇头,忽然灵机一动,道:“或许,我们可以借鉴一下那个叫做冰的神秘人物的方式,用变化多端的连续技来加强伤害,这样一来即使自身实力有些下降,也并不影响很多……”

红丸的话立刻让京和大门的眼睛亮起来,到了他们这个水平,想从自身实力更上一步,实在是很困难,但大赛中冰使用的连续技给他们打开了一个新的窗口,虽然自身实力并没有上升多少,但战斗力却直线飙升,任何人都会对自己的招式无比熟悉,只是谁也没有想过会将他们拆散来重新续借,而且还是战斗状态中的临时发挥,带给他们希望的同时,也带给他们许多疑惑,冰到底何许人也?他又到底是如何做到这些的呢?

龙虎队……板崎獠面色沉冷的躺在床上,八神的创伤不禁带给他巨大的痛苦,更是将他作为强者的自信心给击碎,罗伯特在一旁不知如何安慰,只好和尤莉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尤莉,为什么你不恨冰呢?你是不明白始乱终弃的含义,还是根本不在乎?又或者……在等待?抱歉,我也觉得这不可能拉。”罗伯特将我往好的方向幻想时,板崎獠的面色更加阴暗,罗伯特赶紧收回自己的话。

尤莉吃着薯片看着赛事回放道:“为什么要恨?我喜欢他啊!老公也从来不逼着我修行,还给我讲了许多许多好玩的事情,比你们好多了,我连你们也喜欢,为什么就不喜欢老公呢?……这个东西真好吃,我太喜欢拳皇大赛了,每一次来都有好吃的零食,还能舒服的睡觉。”老公这个词,是板崎琢磨在尤莉婚前告诉她的,一再嘱咐她今后要这样称呼我。

“你看,老公上场了!老公,加油!”尤莉兴奋的大叫,我比赛的时候她正在后面睡大觉,否则就凭她这一喊,立刻会招致小娜的一顿折磨。

虽然已经看过一次,罗伯特对那华丽的连续技依然兴趣不减,老是在极限流做那些苦修一般的修行,一点也不配这位富家大少的身份,这会忽然觉得也许自己也能将那些平凡的招式组合起来,大概也很帅吧,心里暗暗琢磨:他是怎么做到的?太夸张了,这样也能连起来?陈可汗的身体还可以理解,毕竟脑子不灵活,僵直状态也长,但金家潘也无法摆脱那连贯的技巧,是速度吗?似乎还有点别的……而板崎獠却一个翻身将背面对着两人。

女性格斗家队……“哇,你看到没,看到没?冰,真的好帅啊!我真的爱死他了!”小舞夸张的在赛事回放的电视机前大叫着,令香橙都无法平心静气下来,她不禁皱皱眉头,终于放弃了这个打算。

KING递给她一杯橙汁,也给小舞递去一杯道:“休息一下吧,你都看了好多遍了,还不厌烦吗?……还有,香橙!别太逼自己,能做到这一步已经很好了,不要给自己太多压力。”

小舞开心的喝着饮料道:“KING,难道冰不是你的男人吗?为什么,你都不紧张,不兴奋呢?这么沉着的样子,难怪当初冰误会你是男人,呵呵,想起来还真有意思,他还因为我,吃你的醋呢……”小舞的样子已经完全放下和KING的隔阂,当初我直白的说出与KING的关系是正确的,小舞既然爱我,也会包容我,何况KING也是她一直关心的朋友。

KING脸上一阵绯红,搭配上另类的中性美,真是一副绝美的画卷,可惜我是看不到了。香橙哼道:“果然是个老色鬼,有了KING和小舞姐姐还不够,现在还和雇佣军的什么人勾勾搭搭的,在那个女人面前就像条癞皮狗一样。”她还是十分看不惯我的作风,就算我如何好男人,她也会找机会阴损几句吧。

小舞和KING对视的甜蜜一笑,在她们心里,我永远不属于任何人,她们只知道我很爱她们任何一人,小舞与KING也是经过生死挣扎才最终与我走到一起,这种爱是刻骨铭心的,其他人又怎能明白呢?无论是KING还是小舞,在失去我的同时,也会觉得生命失去了颜色……香橙又继续修行起来,她今天刚刚有所突破,达到了合气道的最高境界,她希望能进一步的熟悉和巩固。

饿狼队……除了东丈稍微包扎后,能够起身活动,泰利兄弟全部是重伤状态被乱七八糟的医疗设施束缚在床上,安迪醒转过来,才发现自己是最后一个苏醒的人,哥哥和东丈正在看着赛事回放,正播放到自己比赛的那一段。

静静的看完饿狼队的战斗,虽然很难过,却一点也不遗憾,毕竟每一个人都努力过了……泰利也发现弟弟的苏醒,关心道:“别乱动,你的伤势最严重了,好在没有脑震荡,虽然输了,但是我们的努力,也有了成果,去年我们还是毫无还手之力,今年我们却将草薙队逼到这样的地步,实际上我还是很欣慰的,最努力修行一段时间,我们就可以去报仇了。”

“恩,但是我还是不甘心,好不容易有一次机会,能和杰斯正面对决,不用顾忌他的势力和帮手,却这样丧失了机会,哎……”安迪回应道。

泰利露出他健朗的笑容道:“别灰心,知道明天杰斯的对手是谁吗?你一定想不到,冰带领的怒队居然挫败了金队,而且是初赛中唯一的一对二胜利,真想不到当初的那个傻小子,今天居然真的站在这个舞台上战斗着,两年多前,我刚见他的时候,他似乎还是个普通人呢……冰一定会替我们给杰斯一个下马威,我相信他!就让他先从杰斯那帮我们要回一点利息好了。”

安迪不服气道:“哥,你干嘛那么看重那小子,我还没有从被小舞悔婚的打击中清醒……”本想继续说话的安迪,看见我上场的战斗,那华丽的连续技和干净利落的完胜,让他瞬间惊呆了,他从来没有想到过我居然突变的这样强大,那一丝醋意也瞬间被强大的崇拜给摧毁。

超能力战士队……“天啊!他还是人吗?TMDGBD就这样远远的把我甩后面去了?真后悔啊,没有再他还未成长的时候欺负他一下,我的师弟啊……”拳崇懊恼的在电视机前忏悔着。

雅典娜却兴奋的和元斋师傅道:“师傅,冰他到底从你这学了什么东西啊?为什么能将那些散乱的招式发挥的这样淋漓尽致?假如我是格斗FANS迷,我真会崇拜死他了,真没有想到不但做菜厉害,格斗也这样厉害……对了,崇拜JOY的程度也很厉害!”

元斋师傅喝着小酒,眯着眼道:“不错不错,终于找到了自己要走的路了,冰的天赋就是对格斗技巧的敏感,那种天生的敏感,我活这么大岁数还没有见过这样天生对招式技巧有这么强的敏感度的人,呵呵,你们也别灰心,你们也在走自己的路呀!何况,超能力发动的招式一样可以淋漓尽致的连续发挥,就看你们如何运用罢了。”

元斋师傅的话立刻让两人兴奋起来,好胜的拳崇更是当场研究起怎样将自己生硬的招式稍加改动,能够连贯的制敌,而雅典娜却呆呆的想了半天,忽然道:“要是JOY也能来参加大赛就好了,一定比冰还要轰动的……”

拳崇立刻吃醋的回应道:“傻了吧你,还不快去检讨,我们这次又是在预赛就被刷下来了,好好研究连续技的运用,你要搞清楚你可是格斗家,不是JOY的经纪人!”他一轻轻的一拳又恨又爱的打在雅典娜的头上,雅典娜不禁吐吐可爱的小舌……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