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外号白雷

场内外完全没有一丝声息,……太郁闷了,人家八神,草薙KO对手的时候,多少人欢呼啊,轮到我就连个喝彩的都没有,男人不鼓掌,我理解,他们嫉妒,小娜不鼓掌我可以理解,她没有这功能,KING不鼓掌我也能理解,我们品味档次不一样,可是连最温柔可人的小舞也没有给予鼓励,那就太伤心了……。

裁判居然连胜利都不给我个信号,难道他认为陈可汗还有能力再战吗?这家伙再让我来一次,估计就得因脑震荡进精神科了,除了尴尬还有一丝拘束。

啪啪啪!冷场一分钟后,才稀稀落落的响起掌声,仿佛烧红的石子投入水中一般,整个赛场都沸腾了,解说员激动的拿着话筒嚎叫着:“天啊!上帝啊!告诉我,我到底看见了什么?一个奇迹啊,多么华丽的奇迹,做了十几年的格斗节目解说工作,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如此连贯畅快的技巧,冰选手仿佛白色的雷电一样,在赛场翻腾,华丽丽的干掉了陈可汗选手!仿佛格斗之神俯身一样,他让我们见识到了一个奇迹!胜利!胜利,我宣布冰选手以压倒性的完美的华丽的发光的闪亮的五光十色的七彩缤纷的……胜利!”

激动的咆哮性喝彩让赛场完全陷入一片惊叫声中,观众席上隐约听见口号在呐喊:“白雷!白雷!”随后仿佛感冒病毒一样,整个赛场都陷入口号的呐喊声中!KING和小舞都放下矜持在场外不停的给我喝彩,即使这么远的距离,我也能见到藤堂香橙瞳孔那失色的茫然,口型还无意识的应和着赛场上的震动,做着喊“白雷”的样子。

我兴奋的对女格斗家休息区做了个努力的姿势,也不忘记在莉安娜面前摆个POSS,以往小娜一定是别过头去,或者臭骂一通,我的臭美行为,此刻我却从她静静盯着我的神态中,体会到一丝羞涩和自豪,至于克拉克这个家伙根本就没有欣赏工具,完全是莫名其妙的状态。

赛场整整喧闹了5分多钟,才被大萤幕的声音给压下去:“好了好了!请大家安静点,下面……”解说员A猛的冲出来夺过话筒和镜头喊道:“他在赛场上不是一个人,他的灵魂覆着所有人的希望,我们在此看到的奇迹是上天的恩赐,我这一刻看见了他的傲慢与超卓,他是唯一的,民族的,世界的,……我爱你,冰!我已经完全沉沦在你天才般的技巧之中,啊!不要……”

大屏幕的镜头一阵晃动,保安人员架着A快步走开,解说员B接过镜头道:“保安!保安!都死哪儿去了……哦,抱歉!各位观众,由于冰选手的格斗技巧已经超出我同事A的精神承受程度,解说员A同志作为长达十几年的格斗研究工作者,不但是个优秀的解说员,而且也是位狂热的格斗迷,刚才他一时兴奋过度,很不幸成为他冰选手华丽技巧的俘虏,接下来的解说由我来担任……下面进场的是金队的领队金家潘选手,和他对战的是,刚刚胜过一场,气势如虹的白雷……冰选手!该选手在上届大赛已经有不俗的成绩,没有想到这届大赛更是让我们大开眼界,相信他一定还有更多的惊喜带给我们!”

看来我这个“白雷”的外号,是改不掉了,那个发疯的解说干嘛取个“败类”的谐音啊,反正我上届大赛的外号“美女杀手”,也不是什么好话,这个表面上看起来已经十分不错了,我感觉了一下身体情况,对战陈可汗用时1分37秒,虽然动作很剧烈,但此时也缓过来了,金家潘不是陈可汉那样的速度白痴,各方面的基本功都十分扎实,连续技我也是初步实验,很难次次都完全命中。

看了看小娜,给了她一个放心的手势,我决定还是先和金家潘打一场,由于小娜的运气,我们这个队要想进军半决赛,在赢了金家潘之后,还必须和BOSS队打一场,最后的胜利者才能成为四强之一,现在四强已经决出其三,分别是女性格斗家队,八神队,草薙队,我们也只剩最后一个名额了,上校给的任务可是前四强,所以我也要适当的保存队伍的有效战斗力。

我不知道金家潘有多强,但他上场的气势非同一般,有一掌面对板崎琢磨的感觉,虽然这种气势稍显稚嫩,但我也感觉到了一股宗师的风采,说来就郁闷,我好歹也背着个藤堂流宗主的身份,可是何时才能有这种气势呢?气势这种东西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练就的,短短两三年我可以从一个默默无闻的雇佣兵成长为世界首屈一指的格斗家,却无法养成顶级格斗家的那种气势,这种东西都是日积月累的,我现在连站在拳皇大赛的舞台上都有种不切实际的感觉。

金家潘不但没有责怪我狠K他的徒弟,反而竖起大拇指道:“好厉害!我还是第一次看见这样的格斗技巧,也给我很大的启发,真庆幸能来到拳皇大赛,否则我将错失改变整个格斗体系的一刻,武学果然还是在实战中锻炼出来的,我们也来切磋一下吧!请……”说着摆出了跆拳道的经典姿势。

对金家潘我还是很有好感的,不但是上届大赛对KING手下留情,而且为人十分正义,又对武学的十分痴迷,不同于板崎獠,他的痴迷是纯粹的为追求武学的更高境界,而板崎獠与草薙京都是为了让自己更强的手段罢了,说白了,就是金家潘与师傅一样,对名利争斗十分淡薄,这一点甚至比板崎琢磨和藤堂龙白等一流大宗师更高一筹。

金家潘随便一个姿势,却让我有种无从入手的感觉,他已经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武学领域之中,我知道一开始我就失去了先出手的机会,金家潘不动则已,动若惊雷,上一眼还是那样站在面前,下一眼却半月斩当头而来。

双脚做着一字马的样子,在空中一个空分,如此大的回旋,瞬间就拉近了我们的距离,还顺带一脚朝我面门踢来,我侧头闪过,刚打算给予反击,金家潘的流星落已经发动,身体借着惯性先前滑行,在爆发力最强的点,跳起来就是对我一个当空下劈。他的动作不快,但是招式却干脆利落,没有一丝多余的动作,也不知道练了几万次了,和我那繁杂的技巧比起来,真是两个极端。

我只好再次闪开后,迅速退后,与他拉开一段距离,想重新调整下战斗节奏,金家潘见我后退,却一个猛跳到空中,飞翔脚发动!那重重脚影便如影随形,一时间我却再也闪避不开,我只好用龟式·百空尽力抵挡。

双手与膝盖在眨眼间随着金家潘的攻击做着无数个变化,龟式·百空也只有像我这样熟悉对方招式的人才能使用,我早一步便知道他的攻击变化,但尽管如此,我还是让他在胸口踹上一脚,胸口顿时如受锤击一般,火辣辣的疼四散开来,这家伙的力量还真不是盖的,可怜我失去部分力量后,不得不在技巧上更下功夫,妄图以多补弱,一次打你不痛,打你十几次你该痛了吧,当初我就是这样想的,也由此我才能做出连续技这样的高难度技巧。

这个变态居然再次一记重腿踢来,妈的!我胸口还疼呢,这家伙不是说切磋吗?和KING切磋的时候,我看他也是点到即止啊!这会怎么步步紧逼了?大概是我刚才的格斗技巧表现实在太强大了,金家潘也想不到我防御力和攻击力会这么弱吧,通常格斗家都是优先锻炼身体强度和力量,格斗技巧才慢慢衍生的,我算是一个另类了。

眼看重脚再次踹向我的脸,这个家伙一定妒忌我太帅了,居然次次朝我的头打!危机中我也不顾那一招尚未完全学会,但是此时一定是最佳的使用时机——真武流·龟式·万法一空破。

双手肘掌相连,稳稳的架住金家潘的重脚,轰的一下,我感觉整个手臂都麻了,无知觉一般,我知道这是因为刚学藤堂流的防守反击没有多久,这精要之处还没有领悟透彻,“静”字决没有做好,但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我强忍双臂的麻木感,藤堂流的“破”字决使出,双手奇妙的运动起来,一丝气劲毫无阻碍的“破”进金家潘的身体。

金家潘的感觉现在应该是浑身麻木状态,这就是藤堂流防守反击的奥秘所在,随后我左脚一弓,双臂使劲,将他绊倒在地,跟着就是对着他的大腿就是一记重脚,本来想在他白净的脸蛋上踩一脚的,但是这个好机会,如果不限制一下他的腿力,我将陷入苦战,跆拳道的大部分功夫都是在腿上的。

金家潘晃晃悠悠站起来,大概腿部肌肉一抽搐,他一时不适应,这个机会我等了很久了,上前一把抱起他的腰,顺势在膝盖上一磕,重重的击在他的腰部,因为力量的减少,虎式·中折伏我也能毫无顾忌的在他身上施展,迅速撤招后,在他将要倒下的瞬间,使出醉拳·改·卧马,马步稳稳站住,双肩一沉,猛的往斜上一顶,金家潘顿时被我顶上半空,看准他下落的瞬间,必杀技真武流·龙式·水翔!仿佛瀑布流水一般的能量又稳又准的轰中他,将金家潘横着打飞出去。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