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进校园引家长担忧 专家:行业需高学历人才

在刚刚落幕的雅加达亚运会上,中国队在英雄联盟表演赛项目中战胜韩国队,斩获了首届亚运会电竞项目金牌。这一消息瞬间在朋友圈刷屏。这一年,电子竞技发展步入了快车道——去年10月,在瑞士洛桑举行的国际奥委会第6届峰会上,正式承认电竞为体育运动;12月,上海市发布的“文创五十条”着重提到电竞游戏产业,提出要加快建设全球电竞之都。

  恰逢高校开学季,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不少陪伴子女报到的父母流露出一丝担忧:缺少家长和老师的管束,“自由”了的孩子会不会沉迷电竞游戏而荒废学业。

  校园

  电竞愈发受学生欢迎

  社团招新是不少高校迎新季的重头戏。近几年,不少“老牌”社团的负责人感到了压力——越来越多的新生被电竞社团“拉拢”。许多高校的贴吧也频现“有没有电竞社”的留言。松江大学城某高校电竞社成员已突破400人,“电竞在学校有很高的群众基础,很有潜力。”负责人小李告诉记者,“我们的活动形式多样,在线上,会和上海其他高校的学生在联赛中切磋技术;在线下,我们会主办的一年一度的‘新生杯’,给不少电竞爱好者实战机会,很受追捧。”

  相同的情况也出现在临港某高校中,在参加电竞社的年轻人看来,电子竞技和打篮球、踢足球一样,已被正式归为竞技体育项目,观赏性和竞技性都很强。“许多人担心游戏容易让人沉迷,但大学生只要有基本自控能力,课余抽出一些时间放松身心,无可厚非。”“不熬夜、不翘课、不让游戏影响正常的学习生活。”成为沪上不少电竞社团成员的“三不”约定。

  “以前我认为电竞和游戏差不多,但经过一段时间训练之后,我慢慢理解了深层次含义。”松江大学城某校电竞社的小朱说,“永不气馁、积极向上、健康乐观的求胜心态,也是体育精神的表现。”

  家校

  担心学生“放飞自我”

  游戏过程中费钱、耽误学习时间、影响生活作息……送孩子来上海某大学报到的乔女士有点担心,没了家长的约束,孩子会不会“放飞自我”。“暑假里他就一直宅在家里打游戏,我们想到他高考结束应该放松,也就没多干涉。到了大学还是应该以学业为主,我们回家后如果他不自律,该怎么办?”

  上海建桥学院艺术设计学院的小崔曾是个阳光的大男孩,但沉迷电子游戏一度让他迷失自我。入学两三个月后的那段时间,他几乎每天宅在寝室,不怎么去上课,连吃饭也草草对付,有时甚至连续好几天通宵玩游戏。辅导员发现后了解到,小崔是为了参加《星际争霸》游戏竞技比赛而变得这样。为了让小崔重回正轨,辅导员可花了好一番功夫。另据不少高校辅导员表示,“深夜‘开黑’影响他人休息”也成为室友间产生矛盾的导火索。

  专家

  电竞更需高学历人才

  “任何行业都存在这样的问题——不是你想做什么都能成为这个行业的翘楚。电竞也一样,你喜欢不代表你能成为专家,并且走到顶端的只能是少数。”上海体育学院新闻与外语传播学院院长杜友君表示,“我们有几亿电竞活跃用户,但登上亚运舞台的也就几十人。”该校今年初公布2018年艺术类招生简介,其中在播音主持类将招收电竞解说方向的人才。

  据介绍,网络游戏是娱乐游戏,电子竞技属于体育运动项目。网络游戏主要是在虚拟的世界中以追求感受为目的的模拟和角色扮演;电子竞技则是在信息技术营造的虚拟环境中,有组织地进行人与人之间的智力和体力的对抗。电子竞技有明确统一的比赛规则,最大特点是严格的时间和回合限制。而网游缺乏明确统一的比赛规则,没有时间和回合的限制,容易使人沉迷。

  “我们开设电竞相关专业,不是说把沉迷于所谓‘电子竞技’的孩子招过来,而是需要更理智、更专业地去认知它的学生。”杜友君说,“要既能看到电子竞技的优点,也能发现它的不足,辩证看待电子竞技,你才有资格成为有行业潜质的人才。”

  目前,电竞产业人才缺口巨大,包括理论研究、教学培训、职业选手及教练、赛事解说等都呼唤高学历专业人才的加入。“我们需要的人才,首先要懂电竞,包括它的发展历史、文化背景和未来发展。外语水平、体育素养也都需要考察和培养。大学教育应在电竞发展中起到引导作用。”杜友君说。

  在杜友君看来,电子竞技有别于“凑在一起打游戏”,如果能带着兴趣爱好投身产业发展,无疑能有正面效应;但如果只是一味沉迷游戏,那还是需要靠心理干预或其他手段来戒除网瘾。

导航: